<optgroup id="ssc51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"ssc51"><output id="ssc51"></output></span>
          首頁 游記攻略新疆 夏特古道 重走玄奘之路之夏特古道

          重走玄奘之路之夏特古道

          作者:鄱湖牧童     9283人關注 2019-5-27 16:26

          夏特—玄奘走過的路

          鄱湖牧童

          在很久以前,我不認為荒涼是一種美,自愛上了登山徒步運動后,無邊的大漠,遼闊的草原,靜謐的星空,無不在我心中呈現出一股荒涼之美。我喜歡荒涼之美,只有深入人跡罕至的自然界才能體會其魅力所在,新疆夏特古道就是被人遺忘的荒涼之地。夏特古道,當地人稱“夏塔”古道,“夏塔”在蒙古語中稱之為階梯之意,音譯為靠梯子攀爬的路。古道穿過遼闊的草原,翻過奔騰的特克斯河,進入夏特柯爾克孜族鄉天山北坡的谷中,沿途叢林疊翠,古木參天。當年唐僧西去翻越的凌山古道就是指這條路,它是一處連接天山南北的咽喉之地和伊犁通向南疆的捷徑,也是絲綢之路上最為險峻高危的一條山路。

          這條古代漢文明西行傳播之路逐漸被人遺忘,當地政府把它劃為屬探險限制級別。兇險的木扎爾特河、木素爾嶺的冰川已經吞噬了無數鮮活的性命,但人們對走近它的渴望越來越強烈。近幾年來越來越多的山友,希望到夏特體驗那種無與倫比的探險快感。而我作為孤獨的個體仰望著這片神奇大地的時候,似乎也感受到了內心本性的召喚,期待在這未知的自然界中留下一圈圈漣漪!

          正文

          2019年4月28日下午19:30時,在新疆探險之地戶外運動公司的零隊召集下,我們一行來自國內的29名勇士,開啟了徒步探險夏特古道之旅。從烏魯木齊市西去一路翻山越嶺,經過安集海大峽谷—賽里木湖—果子溝大橋—伊犁—昭蘇,大巴車行駛18個小時約900多公里后,于4月29日下午13:30時,進入目的地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昭蘇縣境內。沿途經過的縣是邊疆民族地區,環境特殊形勢復雜,這里的維穩工作任務艱巨但抓得扎實,每過一個縣要查驗身份證,一路查驗身份證過來,才真正理解邊疆民族地區良好的生活環境來之不易。

          4月29號,登山第一天

          全體隊友下了大巴車,領隊早就找好了一輛當地的班車,在車站等我們。我們先將背包放在車上,再各自去昭蘇縣大街上吃飯,昭蘇縣境內居住著哈薩克族、漢族、維吾爾族、蒙古族、柯爾克孜族等21個民族,這里有民族特色的熏肉、血腸、哈薩克的烤餅、手抓羊肉飯、烤包子等,各類小吃品種豐富,作為一名“資深”的吃貨,自然是要找最原始最有異域風情的餐廳去嘗嘗。

          下午15:00時集合,然后繼續西行。一路上,放眼望去藍天白云下,遠方是皚皚的雪山、草地和湖泊。而近處是獨具民族色彩的房屋、木籬及飄渺的炊煙。一群奔跑的駿馬四蹄翻騰,長鬃飛揚,壯美的姿勢一路穿山越嶺奔流向前,那動人肺腑的馬嘶聲響徹云霄!聽司機介紹,這么美若仙境的地方,是名聞天下汗血寶馬的故鄉!

          汽車開了一個半小時到達景區,領隊統一買好門票,安排大家坐景區的環保車從谷底進入景區。富有傳奇色彩的夏特古道不僅有豐富的人文景觀,也是一處風景優美的旅游勝地!新彊的氣候進入初夏季節,白天接近22攝氏度,但遠處的山峰頂雪線清晰可見,而峽谷中的草地上長出一些不知名的小花,像天上點綴著的星星,不時有土撥鼠在快速的跳來蹦去。我們一行卻無心游覽,景區環保車的司機也心照不宣驅車直奔登山點。

          過了著名的夏特溫泉,車輛又行駛了四公里后才下車。今天計劃行走13公里走四個小時,下午五點多鐘的時光,太陽日照依然強烈,照得人不敢睜大雙眼,新彊昭蘇的日落要比老家江西晚二個多小時。這次出行年齡最大的老同志有65歲,每個人的背包重約30-50斤左右,計劃用五天時間完成徒步,我的背包在出行之前也精簡了又精簡,但還是接近40斤。

          參加這次天空探險公司組織的夏特之旅,我很擔心右腳老傷的拖累。自2018年桂林百里獨行,使膝蓋后受傷一直沒好。剛開始行走不敢走太快,始終和隊伍中的大部隊同行,一直保持在中間位置。

          從下午17:10開始,走了一個多小時,到達在第一個休息點休息時,全隊便拉開了距離,前后相隔一公里左右。吃了幾塊在烏魯木齊買的馕餅,這種馕餅從外觀看來似乎很干不好下咽,實際適應了它的口感和味道后,一股胡椒辛香味充滿口腔,令胃口大開,再補了幾口水體內有點飽腹感。我喜歡這種馕餅,下次出行就選擇這種食物作路餐吧!

          接下來的路上走走停停,沿著河谷草地走了約八九公里后,開始進入林區,林區的小路四通八達很容易走錯。穿過這一片杉木林,一座獨木橋橫跨在木扎爾特河的兩岸,冰川融化后的牛奶色雪水翻滾著波浪,從山口奔涌而來。幾根木頭架在河的兩岸,便于行人行走。沿著森林繼續不斷攀升400米-500米,又走了4公里山路。經過一塊平地,我覺得此地很好,周邊樹木環抱,適宜在此露營。零領隊看出大家的意愿,本來還想多走一會兒,但此地是“五星級”營地標準,營地對面是大雪山風景秀美,山下臨近河谷的溪流取水很方便,便允諾在此露營。我高興極了!極快地搭好帳篷,然后到河邊取了融化雪水,將水燒開后,泡了“山之廚”速干飯配紅腸當晚餐,外加一包蘇泊速食湯,吃飽喝足后,本想在營地附近走走!當地溫度還是很低,大約在五度以下,隊員們也可能是累了!沒有人愿意活動。晚上10:00,天色才完全黑下來了,時差整整比內地晚了三個小時,我鉆入帳篷內開始休息。

          4月30號,登山第二天

          早晨7:00準時起“床”,昨晚沒有休息好,睡覺時感覺背部很冷,下半夜處于似睡非睡狀態,帳篷外氣溫不超過零下五度,按道理我的G700克黑冰羽絨睡袋完全能抵御住風寒,估計是這次帶的超輕STS充氣防潮墊熱值不夠。營地在海拔2700米左右,雖沒出現高原反應等不適癥狀,但身體的勞累因昨晚沒有休息好而恢復,綜合狀態欠佳。早飯是用爐子燒了熱水,沖泡了從烏市買的新疆奶茶,啃了幾塊馕餅便覺得飽了!

          今天要開始爬雪山,大家全副武裝處于防護狀態,將沖鋒衣褲套在身上,臉部擦上厚厚的防曬霜,戴上墨鏡和風巾,只露出二只眼睛,完全認不出誰是誰。上午9:00準時出發,沿著河谷前行7公里,踩在不平整的石灘上行走倒也不難。但走得太快了容易摔跤,這需要一定的技巧性,這就體現了用登山杖作為支撐平衡身體的重要作用,要想不摔跤,這“穩”字是關鍵。

          真正要開始爬山了!“木素爾嶺達坂”的海撥并不高,今天登高約在700米-800米之間。但這是1300年前唐玄奘翻越3580米的南北天山的分水嶺,自有其出名之處,這里山勢險要氣候寒冷,冰川運動激烈,常人難以涉足。

          我們從北坡上去,北坡的道路由于風寒效應產生的積雪很厚,所謂的路全被冰雪蓋住了!處在前隊的幾個人負責探路開路,路非常不好走,深一腳淺一腳的很費力氣。我沿著前人的腳印行走都累得夠嗆,上坡和踩雪是最耗體能的運動,接近兩個小時的爬升,肚子早就餓得咕咕作響,抽空吃了些牛肉和餅干,才恢復了力氣;剡^頭向后面張望,發現整個隊伍拉得長長的,穿著五顏六色的沖鋒衣男女隊友,散落在雪白山坡之間,每個人只顧低頭努力爬升,喘氣聲音此起彼伏。

          在接近六個小時的行走后,到達達坂的頂端。我差點累得虛脫,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了,接下來的路應該是下坡路了!但是,聽領隊說還要沿著埡口走5公里的起伏路面。


          我抬頭遠遠望去,前方是由雪和冰構成的世界那里有路!腳下的雪更厚了,迎面刮來的風更大了!我們沒得選擇,迎著寒風冒著小雪每走一步都是困難重重,好幾次站在風口頂住肆虐的寒風,有暈眩和想作嘔的感覺,在補充了幾粒葡萄糖,轉過身體休息好一會兒,胸部惡心狀態才稍好一些。

          雪下面是暗藏著的冰河,雙腳多次踏進冰河,使鞋和襪子都濕透了,腳底很快凍得麻木失去了知覺。又走了約三公里的冰雪路面,登山杖突然斷了一根,沒有兩根登山杖作支撐保護下,擔心出現狀況越發走得慢了!

          一個個隊友從身邊超我而去,我逐漸落在中間位置?粗昂鬀]有人退縮和下撤,還有零領隊一直在跑上跑下幫大家攝影,體能“牛的很”,我“想歇又不敢歇”。只好咬緊牙關提起勇氣繼續前行!

          下午18:00時,到了最后一個休息點,脫下鞋子把鞋子內的水倒掉,換上干爽的襪子解決了腳底的不適。起身后,發覺大家走了,便緊緊跟上。沒走幾步路,走了約10分鐘路,在下午18:30時就到了今天計劃中的營地。全天累計行走了9個半小時,全程17公里。

          這時候的天空中掛著耀眼的太陽,光線強烈。我脫下濕漉漉的鞋和雪套,放在太陽底下涼曬。找一塊平地,慢悠悠的建好帳篷,風從南面刮過來,我將帳篷出口開在北面,錯開順風口(事后,我很后悔將帳篷出口開在北面,這是一個不可原諒的錯誤,后面的二天山頂改變風向,由南風轉為北風,我的帳篷出口開在北面,進出很困難)。

          晚上睡覺時,因對昨晚的背部寒冷感到恐懼!便在做飯時多燒了一壺熱水灌入脈動瓶子,將之放入羽絨被子內暖腳,防潮地膜打對折后將充氣墊置于中間層,然后穿上羽絨衣褲鉆入睡袋。不一會兒熱意從腳底由下而上布滿全身,今天爬山過程中產生的累和痛也徹底舒展,晚上21:00鐘不到進入睡眠,這個時候的天色還沒完全黑下來。

          登山的第3天,5月1號

          昨晚一宿外面的世界是狂風大作,伴隨著大雪肆虐,幸好我這帳篷扎得很牢,11根地釘全用上了,帳篷抗住了五級以上的大風。這次出行帶的飛溪超輕帳篷,還是有一些缺點,靠腳部位置的內帳是防蚊紗帳,狂風裹著雪滲入帳篷內,使睡袋和衣服被風雪打濕了,畢竟是三季帳篷,沒有防風雪功能。好在昨天晚上確實睡得好,將充氣墊子布置在防潮膜中間層,穿上羽絨服腳底暖著熱水,在700克的羽絨被子內抗住了零下10度左右的氣溫,并且進入了真正的睡眠狀態,這為我以后出行,在睡眠方面提供了一種全新的裝備搭配思路。只是下半夜幾次被狂風吹醒,加上輕微的高反,從凌晨四五點鐘后開始睡不著覺,除了偶爾掃掃被子上的雪,便打開手機看下載好的網絡小說。一直到天亮,帳篷外大雪紛飛,我冒險伸出頭一看,根本沒辦法出行的跡象,只好龜縮在帳篷里繼續睡懶覺,一直睡到了上午10:00多,起來煮了包泡面,吃了幾塊牛肉,又繼續在手機上看網絡小說。

          到下午14:00時,零隊長吆喝大家起來,說帶領大家去看冰川。出發前,正副領隊檢查了所有人的穿戴,特別是沖鋒衣、墨鏡和防水手套要齊配完好,不合格的不準出發。我連用手拿手機拍照的勇氣都沒有,是的,氣候太惡劣了,風大溫度低。

          隊伍集合后,在領隊的帶領下,從營地左邊下坡踏入冰川谷底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小冰湖,整個冰川是中天山山脈的南北疆分界線,古代的北疆馬隊從這里翻過天山去南疆,由石頭和冰塊組成的冰川,奇嶇艱難無比驚險。冰川的冰四季不化,底下是暗河涌動,在五月這個初夏季節也是風大雪厚,據說當年唐玄奘是杵著木棍,穿著草鞋,拽著馬尾巴穿過達坂,隨行人員凍死凍傷無計其數。冰川內的各種冰湖形狀怪異,大小石頭黑白分明。

          在領隊的指導下,大家又是拍照又是錄像,玩的不亦樂乎,完全忘記了危險,冰川谷底內風力稍小,溫度不是太冷,估計在5度左右,有的陳年積雪開始化凍,冰川在重壓的作用下互相擠壓,以我們肉眼看不見的速度慢慢前移,裂縫交錯的冰川上隆起了小山似的冰塔,又形成新的地形地貌,不時能聽到冰石裂開下落的聲音,實際上危險無處不在,稍不小心可能踏入冰窟窿。


          我的鞋子和襪子又濕了,便興致大減,緊跟副領隊小野人的后面,準備盡快返回營地。從冰川返回的路似乎要比來時要艱難,在有經驗副領隊的帶領下,我們沿著山體翻過一個個坡坎,左穿右繞上上下下,終于爬上營地的山坡,雖是徒手行走也累得夠嗆。

          第4天5月2號
          早上7:00起來發現鞋子凍住了,穿鞋子費了不少勁。記得曾有一位“驢友”告訴過我,在雪山一定要將鞋子用袋子套好,放了睡袋內保溫,否則影響第二天穿著出行,我競然忘記了。早餐后收拾帳篷花了很長時間,因氣溫太低了,大約在零下5度左右,地釘又打的多被冰凍住了,費勁才一一拔了出來。

          9:00出發時,我還沒有完全收拾好,晚了幾分鐘出發。初升的太陽慢慢升起,脫下保暖層,穿戴好防雪防光防風的三防裝備,一路小跑去追趕上隊伍,地面的雪凍得硬邦邦的,走在雪地上不沉腳,和來時的路完全不同,今天擔心雪太深路難行,看來不會有問題。

          大家步行很快,零隊繼續在給大家拍視頻,在這么美的環境中這樣的場景一輩子都值得留念,并要求整好隊,拍出來的視頻效果才會好。穿過冰湖時,我們走在冰湖上,開始還覺得不安全,有點小心,后來人走得多了,便放開步伐。穿過這4—5公里的達坂走廊,用時二個小時,這還是在邊拍照邊玩的狀態下進行。

          從山峰埡口一路過來,終于可以好好欣賞眼前這巍峨潔白的雪山冰川了,望著高高的山之顛,我感受到了她的高傲挺拔、威嚴壯麗,也被她的靜謐深邃、浩渺無垠、莊嚴圣潔所震撼!我內心不由得生出一種敬畏之感,不僅是對冰川雪山的敬畏,還有敬畏大自然中的超自然神秘力量。有人不理解我們這些冒險者的行為,認為是尋求刺激,是為了個人炫耀的資本。而我知道,我只是想簡單的把屬于自己的靈魂與肉體,好好的在這個世界上走一回!


          下山時,一路遇見了三批人上去,都是重裝。但他們要幸運的多了!今天天氣好,我們下山路上的腳印是為他們指示了方向。隊伍中還有人偶遇,有一名隊員與剛上山的一名女驢友是熟人,兩個人合影以紀念他們在夏特古道相遇的意義。

          我一路和領隊走得較近,和上山時判若兩人。曾記得前日上山時,零隊說讓我趟雪開路,我還應承了下來,奈何當時裝備出狀況,沒有趟一次雪路,恐怕讓人誤以為是一個偷奸;,想想較為汗顏!

          下到谷底過河時,又遇見一批上山的隊伍,稍稍打了聲招呼沒做停留繼續前行。

          到了河灘,領隊讓大家在河灘上休息,我拿出受潮的帳篷、睡袋、衣服在陽光下暴曬。我這二天狀態不錯,每餐進食正常,在高強度的登山徒步活動中,每日走路時間超過9個小時以上,消耗掉大量的能量,身體未覺得疲憊。

          后隊走的慢的幾個人終于跟了上來,全隊又開始下山。副領隊反復檢查誰沒有戴好風巾,說下山后強烈的紫外線會使臉部脫皮嚴重,回去后肯定難受,我趕緊將風巾摭蓋好,只露出兩個鼻孔。

          接下來的路是一路快行,經過第一天露營的地方,正逢當地的邊防公安在此設卡,要我們盡快下山,他們準備騎馬把剛上去的幾批人趕下山來。以后夏特古道不準上去,嚇得我們趕緊逃離。

          又走了半多個小時,過了來時經過的木橋,才算真正回到了夏特景區范圍。

          這時天邊烏云滾滾,零隊長怕天氣有變,會下雨雪,讓我們穿上沖鋒衣,剛走了幾步路,天空中下起了雪籽,領隊臨時決定在此扎營,我們剛搭好帳篷,雪又停了,夠折磨人的天氣,大家一致意見決定不走了!

          第5天5月3號
          早上本可以睡到自然醒,然而這幾天的生物鐘養成的習慣在7:00準時醒來。今天可以出山了!與外界完全失去了聯系的我,是如此的想念家人和朋友,還有美食、熱水澡……。

          早餐弄得很豐盛,將包內剩余的食材盡可能都吃掉,中午出山后,昭蘇的美食在等著我……。

          回顧這五日的旅程,有過快樂和遺憾!遺憾就是沒有完成古道的穿越,當地對環境保護和邊境維穩的原因,暫時關閉這條通往夢想之路!我想,內心上的成功穿越比形式上穿越更加重要。一路行來,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人間,我始終相信,走過平湖煙雨,走過歲月山河,那些歷盡劫數、嘗遍百味的人,生命會更加生動與精彩!有人說,背上行囊就是過客;放下包袱就找到了故鄉。其實每個人都明白,人生沒有絕對的安穩,既然我們都是過客,就該攜一顆從容淡泊的心,走過山重水復的流年,笑看風塵起落的人間!

          2019年5月20日

          照片由此次同行驢友拍攝,不得用于商業用途。

          本文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          ( 本文作者 : 鄱湖牧童 )

  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 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|
          • 南浦云 回復

            零紅蝶的隊伍好整齊。。!

            發表于:2019-5-27 10:18

          • 放飛心情AA 回復

            為了保護環境,以后被封閉的路線可能會更多,謝謝精彩分享。!

            發表于:2019-5-26 16:16

          • zangxx 回復

            潔白無暇的雪山

            發表于:2019-5-24 15:11

          • 妃妃林 回復

            ......
            贊,雪山真是好看。

            發表于:2019-5-23 16:58

          • 吉祥燕子 回復

            支持好友精彩分享

            發表于:2019-5-23 15:28

            • 鄱湖牧童: [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重走玄奘之路之夏特古道......
          發布新帖



          8264在外部落
          神马午夜